--> 2019中国公路货运发展研究报告解析:零担行业最-优德-稳定平台

2019中国公路货运发展研究报告解析:零担行业最

  • 编辑:优德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7-14
  • 浏览数:

  原标题:2019中国公路货运发展研究报告解析:零担行业最新大盘推演及判断

  回顾过去几十年的零担市场,2018年是值得浓墨重彩去记录的一年。这一年行业的变化中出现了多个关键词:上市、并购、转型、倒闭…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每个词的背后都有着轰轰烈烈的故事,因此有人称2018年是「过去10年最差的一年,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」。那么,过去有哪些值得学习的?未来又有哪些机会要把握?

  运联研究院从全国1000+观测样本中精选出包含德邦快递、顺丰、安能、百世快运、壹米滴答、中通快运、跨越、商桥、顺心捷达、天地华宇、佳吉快运、韵达快运、三志、德坤、聚盟、运派、宇鑫、长通、长吉、宇佳等47家各类型物流公司及平台进行深度分析,并发布了《2019年中国公路货运发展研究报告》。

  全书包含7大章,分别为:零担榜单、公路货运市场概况、运营模式和战略要点、零担业务体系搭建、典型案例分析、行业发展趋势研判、专业物流市场分析。

  过去零担30强的排名往往以营收、货量为主,而今一张营收以及货量的排名表已经远远概括不了行业格局,零担行业大局未定,领跑者的背后,是虎视眈眈的追赶者。

  从收入上看,头部10强企业的总收入高达502亿元,约占30强企业总营收的74.5%。从货量上看,货量对比的文章此起彼伏,传统零担的头部是德邦快递、安能、百世三座大山,2018年壹米滴答以900万吨的货量占据行业第一,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。无论从收入还是货量的规模,头部越来越集中,「马太效应」出现。

  从声势上来看,去年产生了几大明星企业,商桥、三志、德坤、聚盟、运派。这反映出一个现象是,通过差异化的竞争,模式创新仍有突围的可能;另一个现象是,零担市场的竞争开始从小票零担走向大票零担。比如商桥通过单元化运输,寻找成本与效率的最优解,去年聚盟、德坤融资,三志、运派加快跑马圈地,资本催化着行业加速整合。

  这个过程中,资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一方面头部企业的快速生长,吸引着一大批蠢蠢欲动的心;另一方面物流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的行业,持续的流血竞争又消磨着资本的耐心。那么接下来,整合方向到哪里去?中小物流又该以什么样的姿势拿到钱?

  今年的零担排名中,收入排名上顺丰、跨越分别排在第二和第四名,快运货量的万吨俱乐部中增加了新面孔中通快运,这些从快递跨界而来的企业,无论是在货量上还是在营收能力上,都表现的极具侵略性。

  老牌零担连续几年一直保持十多亿的营收,在变革时代的大浪潮下,不进就是在退,眼看着老牌零担企业逐渐退出在前十,是时候进行战略调整了。可以看到的是,去年佳吉开始转型避广拓专进军医药物流,华宇、新邦分别与上汽物流板块、顺丰融合,焕发第二春。

  在快运领域的起网潮,快运企业将竞争点放在货量上,眼看着安能、百世快运短时间内超过德邦快递;去年壹米滴答货量又稳坐第一;进入被大家看做一个规模壁垒的万吨俱乐部,黑马中通快运仅用了 2 年时间。这可以看出全网型快运的货量天花板在降低。

  目前零担全行业供大于求,处于洗牌期,价格竞争下基本所有企业都很难盈利,而区域网、专线的利润则是建立在消耗合规成本基础之上,这也一直消磨着投资人的信心,表面风光的企业,私下里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焦虑。

  去年,业内一个关键词是跨界,快递企业跨界做快运,传统零担德邦快递转型,将0-60kg 的大件快递划出来单做。事实上,从去年开始,百世快运、壹米滴答、安能等也纷纷发布了这个公斤段的产品,快递与小票的边界逐渐模糊,这几个零担的巨头甚至开始调整产品、计抛比,在大件快递领域打起价格战。同时,可以看到货拉拉、省省回头车、快狗打车等平台型企业开始侵蚀中短途的零担网络。

  模糊地带的产生会如何催化企业的竞争格局?同城货运平台是否会与零担网络短兵相接?

  在零担领域的战火从小票零担到大票零担蔓延的过程中可以看到,头部的大票零担企业体量快速增长,三志物流线路程倍数级增长,德坤货量、网点稳步增长,聚盟一年时间快速成网,存量市场专线盈利能力急剧下降,抱团成网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。同时,零担 30 强的尾部开始出现区域网的新面孔,一方面意味着那些被筛选出来的小霸王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组织,新的区域网络开始走出来。

  通过存量整合的「网红」企业有哪些共同之处?存量们如何找组织?新势力又会怎样影响零担格局?

  可以明显感觉到,零担行业进入到了存量整合时代。正如上面所说,新成员的加入让当前的零担格局变得极不稳定,或许未来 5 年,一大批没有名的企业,将会起来真正成为行业内的大佬,而现在看起来还不错,享受过去红利的企业,未必会真的走到未来。这个过程中,企业该如何建立自己的护城河?

  在行业普遍亏损的业态下,笔者不止一次在朋友圈看到企业创始人对于「盈利」二字的焦虑。可以看到收入排名分别为第二和第四的顺丰、跨越,他们甚至没有出现在货量排行的前十,当这些有盈利能力的玩家参与到行业竞争中后,不用手段,拖都可以拖死一批企业。去年佳吉转型医药物流,安能砍掉快递业务,都是在以利润为导向,求生存。

  在新势力崛起的同时,行业老大哥们也在开始横向发展,专注快递、仓储、专业市场等新业务,建立自己的行业攻守防线。比如爱追「网红」的德邦快递,去年做了大闸蟹,今年做了樱桃,开始试水新的业务领域。百世快运即使在谈物流单一要素时,也在逐渐输出深耕的供应链概念。

  接下来,巨头该如何「长身体」?大船如何掉头?如何破解同质化竞争难题投资未来?

  前两年,越来越多的物流人感觉到生意不好做了,如果去细看他们的利润构成,可以发现他们的生产更多是建立在制度经济学之上的,比如不开发票、不交社保、用农民仓、现金私户走账等,而现在的竞争要素已经拼到了组织效率、获客成本等非常精细化的底层元素。

  创业犹如建高楼,地基不牢不长久。所以接下来企业如何能像把握行业风口一样把脉企业?又如何在企业建高楼的时候,同时让企业的根基往深扎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